斋书苑妙笔阁
  1. 斋书苑妙笔阁
  2. 女生耽美
  3. 金融城之美人清江畔
  4. 第155章 感冒药
设置

第155章 感冒药(1 / 1)


邓氏集团发生核心数据疑似泄露事件,秦可城借机对邓非凡步步紧逼,而林若奕则是在苦等一晚无果后,直接冲到了儿子的办公室。

“妈,您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怎么来了?我不该来吗?邓氏发生这么大的事,董事长鬼迷心窍,我这个创始人不该出来主持大局吗?”

“妈,没那么严重吧。”

“没那么严重?核心数据泄露,竞争对手可以直接使用我们的研发成果,而我们什么都不能做,因为专利还没有申请下来!”

“妈,您别激动,我这不是正在想对策嘛。”

“想对策?一晚上和迷了你心窍的人想对策?”

林若奕瞪了琳嘉一眼,难掩愤怒,看来,先前的过节还没了呢。

“伯母,我没来多久。”琳嘉解释道。

可林若奕根本不听琳嘉的解释,“端木琳嘉,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邓氏如今不欢迎你!”

“伯母,没想到,事到如今,您对我的成见还那么大。”

“是,我对你的成见是很大,但你对我的成见就不大吗?当初,你听过我的劝吗?如果不是你引狼入室,秦可城现在有机会向非凡发难吗?”

“伯母,秦可城早就觊觎邓氏的控制权,怎么能说是我引狼入室呢?”

“端木琳嘉,说出你的真实目的了吧,邓氏的控制权,你的心还没死啊!”

“好了,妈,秦可城手上的根本就不是核心数据!”

邓非凡见不得如此无谓的争吵,便道出了真相。

“不是核心数据?”林若奕扭头看向儿子,甚是不解。

“妈,您先回去,如果您再大闹一场的话,恐怕秦可城就不会入局了。”

林若奕愈加疑惑,但以她对自己儿子的了解,邓非凡是不会打无准备之仗的,遂道:“非凡,你真能应付吗?”

“当然,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。”

“非凡,别低估了秦可城。”

林若奕仍表露出担忧,邓非凡见状遂又道:“妈,若真由您来主持大局的话,那我后续的精心安排岂不是白费了?

“是啊,伯母,我们得走了,快到上班时间,公司里的人会越来越多,其中,还有不少秦可城的眼线呢。”

琳嘉也在从旁劝道,林若奕虽有不解,但多年的从商经验告诉她,自己绝不能当一个搅局者,便道:“非凡,你有把握,那自然是好的,但别什么都听别人的。”

说罢,林若奕瞟了琳嘉一眼,似有所指。

“什么听别人的,我哪有啊?妈,反倒是您,别江朵颜说什么是什么!”

邓非凡一直看不惯母亲将江朵颜视为心腹,几次三番提醒母亲,可母亲却听不进去。

“非凡,朵颜她毕竟帮过我们,不像有些人。。。。。。”

林若奕说着说着又将矛头指向了琳嘉。

“妈,我后面还有很多事呢。”

邓非凡打断了自己母亲的话,并示意琳嘉帮他一把,琳嘉心领神会,便道:“伯母,您的恩人朵颜小姐就快要来了,您不想让她见到我在这儿吧。“

此话一出,林若奕虽觉恼怒,却也无可奈何,毕竟,如今的琳嘉确实不宜出现在邓氏。于是乎,女强人便和琳嘉一同离开了。

一出邓氏大厦,林若奕又甩话给琳嘉,道:“端木琳嘉,从我儿子这里骗到了钱,还不死心啊,又想着要控制邓氏?”

“伯母,控制邓氏需要的是股权,而我呢,手上一股邓氏的股票都没有,何谈控制邓氏?”

“一股股票都没有的你,可以通过控制我的儿子,来控制邓氏啊!”

“控制非凡?伯母,您说这话真是太小瞧他了,您的儿子邓非凡连您都控制不了,又何况其他人呢?”

琳嘉的话让林若奕露出一丝苦笑,这位母亲的心情非常复杂,一方面,对于不能驾驭自己的儿子,她感到很是无奈,而另一方面,她心里很清楚,谁都控制不了的邓非凡不正是能让邓氏这条大船远航的好舵手嘛。

“端木琳嘉,非凡拿自己的钱投资你,我管不着,可你要是打他手上邓氏股票的主意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!你的那些授权书伎俩甭想用在非凡的身上,你骗得了他,但骗不了我!”

“伯母,没想到事情过去这么久,您还记得那份授权书啊。”

“当然记得!要不是康如海糊里糊涂地签了授权书给你,你能有机会入主邓氏?”

“海叔不是糊里糊涂签授权书的。”

“不是?那康如海为什么又撤销了所有的授权,甚至把你赶出如海集团呢?这说明,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!”

“伯母,授权书是海叔早就备下的!”

“早备下的?别唬弄我了!康如海被你骗,吃了亏,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,你还想狡辩吗?”

“伯母,我知道,在海叔这件事上,您是不会相信我的,那我们就谈非凡,非凡持有的股票如果能通过授权书的方式,这么轻易地由我控制,那我奉劝您一句,如此没脑子的人,邓氏绝对不能交到他的手上!”

琳嘉反将了林若奕一军,令女强人一时说不上话来,片刻之后,林若奕突然笑了起来,道:“端木琳嘉,突然觉得,你有点像曾今的我,说话做事总是那样的不留余地,不顾及别人的面子,但,这不是一个好习惯。”

“伯母,谢谢您的忠告,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习惯,但有些时候,我是被逼的。”

琳嘉与林若奕对视良久,上一辈过往的恩怨,一时半会儿是很难化解的,即使逼死琳嘉父亲的主谋是叶传镇,但从旁策应的林若奕还是难辞其咎的。

“端木琳嘉,我念你是璟大哥的女儿,再忠告你几句,世上真心难寻,当你拥有的时候,就千万别辜负,因为有时,真心也会被世事所耗损,直至消失殆尽,我不想我的儿子受伤害,但,我也不想璟大哥的女儿失去真心。”

林若奕最后的话道出一位母亲的担忧,与此同时,也道出真心难寻易失的无奈,琳嘉望着林若奕远去的背影,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许多,惋惜感油然而生。

这厢是感慨人生,那另一厢呢。

“邓董,感冒药,我买来了,您快吃吧。”

江朵颜跑了几家药店,这才买到对咳嗽特别有效的感冒药。

邓非凡拿起药瓶看了看,道:“这种感冒药,我以前没吃过嘛。”

“邓董,这药对咳嗽特别有效,我问过店员了,您快吃吧,我给您倒点水。”

江朵颜拿起邓非凡的水杯,欲去饮水机处接水,但此时,她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“喂,乔秘书?”

“对,邓董在。”

“什么?秦董已经在楼下了?”

挂断电话后,江朵颜有些不知所措,道:“邓董,你先前让我联系一下秦董那边,可没想到秦董这么快就到了,都还没准备呢。”

“没准备还不去准备一下?叫上研发部和稽查部的负责人一起去大会议室!”

邓非凡猜到秦可城急不可耐,但没想到的是,对方抵达公司如此之快,难不成是早已等在邓氏大厦楼下了?

“邓董,那我先出去了,您别忘了吃药啊。”江朵颜匆匆离开了邓非凡的办公室。

待江朵颜走后,邓非凡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,翻看了几页,露出一丝笃定的笑容,他放下手中的药瓶,夹着那份文件,便去会议室了。

“秦董,您身体好些了吗?”

“好多了,谢谢邓董关心。”

“您客气了,昨晚,秦董很让人担心啊,不过,今天看来,气色不错,一大早就到邓氏了。”

邓非凡与秦可城一见面便客套了起来,一般来说,场面上愈是客套,私底下愈是较劲。

“我可不得一大早就来嘛,出了这么严重的信息泄露事件,我作为邓氏的董事,有权利,也有责任弄清楚情况啊。”

“对、对、对,秦董当然有权利,而且有责任,论责任心,我真得向秦董这样的前辈好好学习,生病还不忘工作,像我呢,有时候就会偷个小懒啦。”

“大侄子,眼前的档口,你可不能偷懒哦,查了一个晚上,到底有没有查清楚呢?”

“有,当然有查清楚啦,否则,怎么敢请动秦董再赴公司呢?”

邓非凡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得意,秦可城立马就察觉到了,遂瞧了江朵颜一眼,而那江朵颜则是极为慌张,生怕邓非凡看出些什么来。

“江助理,你没和秦董这边说明白吗?”

“邓董,我全说了,秦董知道我们公司都查清楚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邓非凡意味深长地看了江朵颜一眼,令江朵颜更加慌张了。

“秦董,我们先进会议室吧,研发部和稽查部的人已经到了。”

“邓董,稽查部的人在,我能理解,可研发部的人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秦董,研发部的人必须在场啊,毕竟,他们是掌握这些核心数据的部门呀。”

“哦,这么说来,是研发部的人泄露的?”

“唉,秦董,您就别猜啦,我们进去吧,进去了,您就全明白了。”

邓非凡引导着秦可城进入会议室,一进到会议室,秦可城那双狼眼便环顾四周,似乎想看出哪个才是泄密之人。

“秦董,请坐,大家都坐吧。”

邓非凡示意众人坐下,泄密调查结果通报会正式开始,看这架势,会议没几个小时结束不了,但令人费解的是,这会仅开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。

“邓董,就这样?”

“只能这样啦,秦董。”

“邓董,你们到底查没查清楚啊?可别因为时间赶,就随便唬弄我哦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呢?研发部的人不是说得很明白嘛,您提供的这份材料,是他们先前研发失败的一个项目数据,谈不上什么核心机密信息,要是别人拿这份材料去开发,保证得吃大亏啊!”

邓非凡轻描淡写地向秦可城解释道,但对方似乎仍不买账。

“邓董,会不会是研发部的人为了逃避责任而编出来的瞎话呢?研发失败的项目数据,他们说是就是?”

“秦董,稽查部的人全查过啦,确实是研发失败的项目数据,连当时的项目评审记录都有,我不是给您看了嘛。”

秦可城见此路不通,便又挑起了另外的刺,“那邓氏就没有损失吗?”

“秦董,一份无用的失败项目数据,谁爱拿去用,就用啰。”

秦可城有些失望,布了这么好的一个局,连后面动议罢免邓非凡董事长之位的招都想好了,却在第一个环节就被对方给挡了回去,白白忙活一场。

“秦董,当然了,您说的管理问题,我们会注意的,怎么研发失败的项目数据也会流传出去呢?还让您平白无故花了冤枉钱。”

“这些钱是小事,信息保密管理的问题,邓氏要引起重视啊。”

秦可城想不出什么新招,便只能顺着邓非凡的话说下去。

“秦董,不论是什么样的数据,信息泄露的问题,我还是会追查下去的,数据库的密钥就这么些人有,顺藤摸瓜,排查系统日志,就一定能查出来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邓非凡越说,他身旁的江朵颜就越慌,虽说江朵颜并没有邓氏项目数据库的账号和密钥,她是盗用了邓非凡的账号和密钥,方才窃取了数据,可一旦IT那边查日志,不就知道是邓非凡的账号下载了那些数据嘛,而邓非凡自己不会泄露信息,那要怀疑就得怀疑他身旁的人了。

邓非凡对秦可城解释完,转头看了江朵颜一眼,又道:“江助理,我记得我也有数据库的账号的,但密钥不记得了,你有记录过吗?”

“邓董,我怎么会有您的密钥呢?您是最高查询权限的密钥,公司制度有规定,除了您本人和系统管理员,其他人是无权知晓的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可我怎么记得,我给过你呢,有一回出差,我让你用我办公室里的电脑查的嘛。”

“是吗?邓董,您记错了吧。”

江朵颜极力掩饰,但邓非凡怎么可能记错呢,这分明就是邓董事长布的局,他故意让江朵颜知道核心数据库的密钥,然后,引此女窃取数据。事实上,这个所谓的账号和密钥是邓非凡事先安排IT部负责人特别定制的,登录进系统后,显示的全是无用的研发失败信息,充其量只能说是一些测试数据罢了,而那江朵颜却如获至宝,将其当作是可以与秦可城交易的筹码,且自认为能邓非凡不会察觉。

“邓董,那您这边慢慢查吧,核心数据没泄露就好,我又有些不适,要回去休息啦。”

秦可城见江朵颜愈发尴尬,便替她解了围。

“好的,秦董,那您保重啊,改天,我再去看您。”

邓非凡对着秦可城又是一番客气模样,他现在找出一套对付秦可城的有效法子,那就是越客气,秦可城越看不清自己的底细,看不清底细,则秦可城行事愈加无章法,招数也就极易破解了。

秦可城离开后,邓非凡唤江朵颜跟他回办公室,江朵颜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,觉得自己在邓氏的日子到头了,而邓非凡的那道光也再不会照向她了。

“邓董,其实我。。。。。。”

进入邓非凡的办公室后,江朵颜还想垂死挣扎,欲编套谎话,蒙混过去。

“江助理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
邓非凡坐下刚开口,就觉得自己有些头疼,遂捂住太阳穴,揉了起来。

“邓董,您怎么了?”

“头疼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是不是感冒加重了?您吃药了吗?”

“还没呢。”

“邓董,您脸这么红,不会是发烧了吧?”

“不知道,感觉特别不舒服,可能是昨晚没睡。”

“邓董,您还是吃点我买的感冒药吧。”江朵颜拿起邓非凡桌上药瓶,看了看,道:“邓董,我看这药还可以治发烧,您吃一颗吧。”

说罢,江朵颜倒了一杯水给邓非凡,邓非凡接过药片就吃了下去。

但服药后没多久,邓非凡更加难受了,并出现呼吸急促的情况,而后又开始不断地咳嗽,甚至咳出了粉红色的痰液。

“这。。。。。。这是怎么回事啊,邓董。。。。。。。邓董。。。。。。”

邓非凡陷入了昏迷,江朵颜连忙拨打急救电话。

“喂,我们这里是邓氏集团,有人昏迷了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门外的秘书听到办公室内的动静,连忙冲了进来。

“江助理,邓董怎么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,他可能是发烧了。”

“发烧?发烧怎会这么严重呢?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邓非凡情况危机,好在急救人员很快就到了。

“他什么情况?”

“可能是发烧。”

“发烧?这是他咳出来的痰?”

急救人员指着那几口邓非凡咳出的粉红色痰液问道。

“是的,刚才,邓董咳得很厉害。”

“粉红色痰液,这是呼吸衰竭的症状啊,快上氧气!”

一通急救后,邓非凡被抬上了救护车,他到底怎么了,病发竟如此突然?欲知后事,请看下一集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