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妙笔阁
  1. 斋书苑妙笔阁
  2. 女生耽美
  3. 三生石前看三生
  4. 第421章 镇民王子要退婚
设置

第421章 镇民王子要退婚(1 / 1)


一夜平安无事,当门子天一亮就起床了,见东方天空一片晴好,松了一口气吩咐众人起床收拾准备起程。

东方草儿穿戴整齐带着两名侍女和一名妇人出了房间,顺着走廊往前堂走,走到沉香原先住的房间,想到那晚的事心里无限的失落,过了沉香原先的住房,刚走过两个房间沉香带着一名侍女和奶妈走了出来。

沉香见到东方草儿忙满脸微笑地亲切地叫道:“王妹。”

东方草儿忽见沉香叫她停住脚步:“王姐早。”

沉香端庄地微笑着道:“王妹早。”

东方草儿想到沉香那晚做的事,现在装作若无其事,还摆出一副高贵有教养的样子,心里感觉一阵恶心,没再与沉她多话向前堂走。

沉香紧跟在东方草儿身后:“王妹身上可大好了?”

东方草儿见沉香紧跟着她,又有些不忍慢下脚步:“已经无妨了,王姐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

沉香紧走两步追上东方草儿:“劳烦王妹记挂,已经恢复很多了。”

东方草儿面无表情地道:“那就好。”

沉香跟东方草儿并肩走着:“这几天没去看望王妹,王妹没怪罪我吧!”

东方草儿:“王姐这话说的没意思,自家姐妹还什么怪罪不怪罪的。王姐受了惊吓我没去看望请王姐见谅。”

沉香微笑着轻声慢语地道:“都是自家姐妹,王妹说这话太见外了。”

东方草儿:“王姐不责怪就好。”

沉香:“我怎么会责怪你?”

二人一路闲聊着下楼梯向一楼厅里走,众家王子和众家公主都在饭堂坐在桌旁等着开饭。陈浩、天南星、七星子、当门子四人一桌正闲聊着,听她们二人带着侍女奶妈闲聊着走下楼梯,众人也都往二人看。东方草儿从心里不想和沉香多说话,她边下楼梯边往饭堂看,想找一个适合的位置甩掉沉香。就在东方草儿一步要跨下台阶进到饭堂的时候,后面忽然有人猛推了她一下,她整个人跌进饭堂,她忙右腿往前撑,左腿往后蹬想稳住身体,伤一阵猛疼眼前一黑吓得她不敢再用力,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地随惯性向地上摔。

就在她准备着被摔的时候有人扶住了她,她忙睁开眼见陈浩单膝跪地一只手接住了她,她放下心来伤剧烈地疼着,她一手捂着伤借着陈浩的力站了起来。她怕伤又发了陈浩会担心,却没听到陈浩询问她情况,她看向陈浩见陈浩另一只手臂上躺着沉香,她站了起来,陈浩省出扶她的这只手,轻轻地摇晃着沉香的肩叫道:“沉香公主!”沉香闭着眼睛一动不动。

东方草儿瞬间感觉全身麻木了,很多人都在动她却听不到一点声音,只感觉到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她,她转过脸见天南星在把她往桌边扶,她跟着天南星艰难地移了两步在桌边坐下,七星子一碗水端送到她嘴边。两行冰冷的泪在她脸上流下,喝下半碗水她忍着伤痛从心底喘出一口气,嘈杂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,她抬手擦去脸上的泪接过七星子手里的碗,自己端着慢慢地喝了起来。

“草儿,刚才是不是伤又发了?”陈浩走过来焦急地问道。

东方草儿放下水碗笑着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陈浩不相信地看着东方草儿道:“我看你刚才手捂着伤处的。”

东方草儿在伤处拍了两下,把天南星和七星子吓到了,竟见她脸上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,还对陈浩道:“你看是没发吧。”

陈浩放心地道:“没发就好。”

当门子走到东方草儿身边:“小王妹,伤没发就好。”

东方草儿对当门子笑笑:“已经全好了,以后不会再发了。”

“要真是不发作就好了。”当门子说着转向跪在地上的侍女对护卫道:“拉下去打四十大棍。”

两名护卫上来一人拉住那侍女一只手就往外拖,那侍女不哭不求饶。

东方草儿:“慢。”

两名护卫停了下来。

当门子:“小王妹,就是这个贱婢把你和沉香王妹推下楼梯,差点酿成大祸。”

东方草儿听当门子说到沉香才想起沉香,眼四处寻找沉香,见沉香坐在桌边凳子上,闭着眼昏昏沉沉地靠在天葵子的身上。东方草儿示意护卫把侍女带到她面前,两名护卫把那名侍女拖到东方草儿面前摔在地上,那侍女如痴傻一般瘫在地上。

东方草儿见瘫在地上的侍女,年龄大概在十四五岁,脸上黑瘦皮肤干燥,满脸不经世故之气,侍女的衣裳穿在她的身上又长又肥,从气色和神态一点不像王宫和王府里的侍女。东方草儿看着侍女问当门子道:“大王兄,她是不是你们新买来的侍女?”

当门子:“是的小王妹,是我们给沉香王妹新买的侍女。”

东方草儿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那侍女吓得看着东方草儿不知道回答。

当门子怒喝道:“贱婢,小君主问你话快回。”

东方草儿对当门子摆摆手,对自己的一名侍女道:“她吓着了,你把她扶到一边好好安慰。”

侍女答应着将那名侍女扶开。

东方草儿对紫菱公主道:“王姐,你的侍女是宫里的见过世面,你和沉香王姐换一下,让这个民间姑娘侍候你。”

紫菱:“小王妹,我原先就把我的侍女换给王姐的,王姐又退了回来。我什么事都会做,我也喜欢自己做,我根本用不着侍女。”

东方草儿点点头:“那个侍女给你用,帮你跑跑腿什么的。”

紫菱:“好吧小王妹,那个小姑娘我就留下了。”

秋菊对紫菱道:“王姐,那个贱婢要好好管教。”

紫菱无奈地看看秋菊,勉强地点点头。

秋菊:“不然你把她交给我,我来管教。看她把沉香王姐推跌的,要是我的侍女敢推我,看我不扒了她的皮。”

紫菱哀求地看着秋菊:“王妹,还是饶过她吧,她是穷人家的女儿,没见过这样的场面,她害怕。”

秋菊:“为一个贱婢求情,你还像风城公主的样子吗?”

天南星刚要喝斥秋菊,见镇民王子忽地站起来,大步向东方草儿走来。甘露子手按在刀柄上也向东方草儿靠近。镇民王子来到东方草儿面前一躬到地。甘露子停住脚步,手从刀柄上拿开。

东方草儿不解地问石荷叶道:“镇民王子,你这是为何?”

石荷叶:“回小君主,家父与大王爷将我与三公主订下的婚姻,我想退婚,父王不许,请小君主为臣做主与三公主退婚。”

石荷叶话一说完满堂皆惊。秋菊傻了,拉着当门子的衣袖就大哭。众人都看向东方草儿。

当门子忙走到东方草儿面前对东方草儿道:“小王妹,你不要答应他退婚,这婚已经订下了就不能退。”

石荷叶:“请小君主为臣做主!”

当门子见石荷叶坚持要退婚就火了,对石荷叶大吼道:“我说不许退就不许退。”

石荷叶见东方草儿没答应就是不起身。

东方草儿无奈地道:“镇民王子你先起身,大王兄你也别生气。我们好好谈一谈。”

二人听东方草儿这样说都没再说什么,石荷叶也站直身。

东方草儿:“你们二人请坐。”

二人都不作声地在东方草儿身边坐下。

东方草儿又对秋菊道:“三公主请过来。”

秋菊答应着走到当门子身边坐下。

东方草儿问秋菊道:“三公主,你想嫁镇民王子吗?”

秋菊鼓着嘴:“我父王订下的婚姻,就是不能退。”

东方草儿看着秋菊:“三公主,你们这婚约是你们双父母订下的,以后要在一起生活的是你们二人,而不是你们双方父母,你也别拿你父王订下的就不可改变来压人家。我还是君主呢,我沉睡十年,几家封王照样不依我订下的律法行事。你父王只不过是风城一王爷,他的话要是人人都依从的话,何来的风城被占?你们被欺?”

秋菊见东方草儿这样说,无话可回地低下头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