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妙笔阁
  1. 斋书苑妙笔阁
  2. 游戏竞技
  3. 青峪凶灵
  4. 第190章
设置

第190章(1 / 1)


话说,罗平护送林玉竹和杨心儿离开了秦家。一路上到还平安,差不多一个月左右就到了杨心儿的娘家。

杨家老爷和老夫人早接到了沈夫人的信,天天算着日子,怕女儿和外孙一路奔波劳累没能吃好睡好,提早了好几日就派了杨心儿的兄长在城外等着了,还备了上好的软轿。接了杨心儿后一点也没耽搁,立刻就进了城,转回到了杨府。

府里同样也一早做好了准备,把杨心儿出嫁前的院子打扫了出来,供杨心儿带着小泊远居住。主人家怕这一个院子太过窄小,给林玉竹另备了一间院子。罗平自然是单独居住的,不过住的地方离林玉竹的院子很近便是了。

杨家二老膝下两男一女,杨心儿是最小的。杨家大哥带着仆人在外跑生意,开头的日子不在府内,接妹妹回家的是杨家二哥。

见了女儿和外孙,杨家二老高兴得不得了,连着摆了三天的酒席给外孙接风,也当是补过百日。

杨心儿虽是不情愿,但父母的好意又不敢违背,只能走到哪里都拉上林玉竹。有林玉竹跟着就等于有了罗平跟着,杨心儿才能稍稍放心一些。

过了些日子,热闹渐息,没见有什么怪异之事发生,杨心儿才完全地把心放回了肚子。

不久,杨家大哥回了来,给小泊远带了许多礼物,又重重地谢了林玉竹和罗平。并请他们安心住下,只当在家一般,不要拘束,不要见外。

杨心儿能长成这般的性子,可见家庭环境很好。

杨家二老很会教育孩子,两位杨家哥哥也是疼爱妹妹,性格豁达之人。

有了他们,林玉竹一下子真轻松了不少。如今这陪心儿姐姐解闷差事就不独落在自己一人身上,有两位杨家嫂嫂帮衬着了。

说起来,这两位嫂嫂的脾气和杨心儿居然有几分相似。真可谓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这不,午后小睡了一觉才解了春困,杨家二嫂嫂就来登门拜访了。

“妹妹可醒了?”

这两位杨家嫂嫂对林玉竹都不提名道姓,以显亲密。

“二嫂嫂请坐。”

林玉竹揉揉脸,也没把杨二嫂嫂当外人。

“我就猜着你要休息,所以才赶着这个点过来。”

“二嫂嫂有事?”

“还不是上次说的那件事。十五,城外的寺庙有庙会,本来也不稀奇,只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有钱人家的老爷做了亏心事,要拿钱出来办道场消灾了,比其他时候热闹许多。我和大嫂嫂说好了,带两位妹妹去解解闷,散散心。”

“庙会?会不会人太杂乱了一点啊?”

“没事。”杨二嫂嫂神秘地一笑,“我和大嫂嫂商量过了,这次,我们扮作男子模样出门,再多带几个人,还有你家罗公子跟着,就万无一失啦。”

“扮作男子?”

最来兴趣的并不是林玉竹,而是小香和小趣。还没等林玉竹开口,两人便一口同声地问道:

“二少奶奶,带我们去吗?”

看着小香、小趣这般猴急的模样,杨二嫂嫂一乐,“你们两个小机灵鬼,就是妹妹的跟屁虫,自然得去的。”

“谢谢二少奶奶。”

小香、小趣立刻行了礼,又端开了杨二嫂嫂喝过的残茶,换上了一杯新出的热茶。

这马屁显然拍得杨二嫂嫂很舒服,“你们两个呀,真会来事。好吧,既然这么懂事,那回头庙会上你们尽管去买糕点吃,账都算我的。”

“二嫂嫂,不可以这样宠她们。”林玉竹敢忙推辞。

杨二嫂嫂不在乎地挥挥手,道:“哎呀,几两银子而已,有什么关系。不过你们两个吃了我的糕点,可得天天在我耳朵上说好听的。”

“谢过二少奶奶!”

小香、小趣高兴极了。

“二少奶奶人长得美,心地又善良,是一等一的好人。必定会平安吉祥,万事顺心!”

杨二嫂嫂品着茶,抿嘴着点着头道:“这话听着真是舒心。”

林玉竹是看不下去了,便岔开了话题,“那个什么老爷做了什么亏心事啊?要做这种道场?”

听林玉竹问到这件事,杨二嫂嫂收了脸上的笑,神情略带上了些鄙夷,“妹妹,说起这个人,可真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“喔?”

“这人呀,贪财、好色也就算了,可他那手段太过下作。为了块好田,可以逼得一农户家卖儿卖女不说,还趁火打劫把人家才十五岁的小姑娘弄到自己家做了第八个小老婆。话说这便宜都占尽了,你也放人家一条生路吧,他偏不,居然弄了张状子要连人家老两口的破草屋也给霸占去。还有那些轻一点的,什么抢买卖,争店铺什么的,不过好歹这都还给人家留了口饭吃留了间房子住,已经算他积德了。”

“那两位老人家还真是可怜,女儿被霸占了,这房子和田地都没有了,以后怎么过啊?”林玉竹忽然想起了父亲刚去逝时的情景,若没有姑姑回来,自己的命运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?

“谁说不是。”杨二嫂嫂一样唏嘘,“不过好在他们遇上我们家老爷子。公公看他们实在可怜就想找那人商量商量,让他手下留个情,给人家留个容身之处。大家都是做生意的,以前也没翻过脸,公公还以为那人总会给点面子。”

“结果了?”

“那个时候,心儿妹妹还没出嫁。我们家是有点钱,可都是老老实实做生意赚的,背后没靠山,也不会耍手段,人家哪里会把我们家放在眼里。我公公见实在说不通,拿他也没辙,想了想就干脆接了那两位老人家住到家里来,当个远房亲戚供着,反正不就多两张嘴,多吃点米罢了。嘿,妹妹猜怎么着,这一下还惹人家不高兴了,说我公公拿钱打了他的脸,扫了他的面子,一定要给我们家一个教训。私下里竟打算去收卖一个伙计,要在家里开的酒楼的饭菜里下药,让客人吃坏肚子来栽赃。幸而那个伙计禀性耿直,没收这黑心钱。要不,还不知道出什么大事了。这一计不成,他也没消停,陆陆续续又在其他地方下了几次黑手,好在老天保佑,只是让我公公赔了少许的银子。等到心儿妹妹成了亲,有亲家老太太娘家作后盾,这人才彻底罢了手,不敢再造次了。”

“这人太恶了。”

“所以呀,这满城没有不恨他的。但他有钱有势,一般人动不了他。”

“他是有靠山的?”

“他是有那么点子关系,才敢这样横着走。但这城可不是穷乡僻壤,别说大商户,就是小百姓也是见过点世面的。不是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唬得了的。所以,这就是为什么他在城里再横行霸道,也不敢弄出人命的原因。因为他明白,真要逼急了,这城里的小老百姓也不是好惹的。杀个富劫个贫,还可以弄出个人数太多,众责难犯,让官老爷头痛好些日子。”

“这就典型的欺善怕恶了。”林玉竹的神态,逐渐变成了不屑。“那这庙会,他做道场干什么?是想贿赂上苍吗?”

林玉竹这问题问得杨二嫂嫂抿嘴直乐,“说起这个,可就有点意思了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听他家下人传出来的消息,这人前些时候想改自家的风水,逼另一家人搬了祖坟。说来这被逼的一家也奇怪,不哭不闹,收了点撑面子的银子就积极地搬走了。而且,不仅是迁了坟,连人都搬走了,一家子不知了去向。当时好多人都想不通。后来,听他们多年的邻居说这家人里有一个会看风水的,能力很高,也许是人家发现了更好的地方,才不计较,顺便迁走了。这人听了还大骂被逼迁坟的人家奸诈,说是自己才应该拥有那块风水更好的地方。可他这骂完没几天,就突然生了怪病,天天晚上做恶梦不说,这脚底平白地被烫得稀烂,没一块好肉,很快整个脚都烂了。请了好几位高明的大夫都找不出原因,这越用药,还烂得越快。他就开始怀疑是不是那家里那个懂风水的在背后做了什么。”

“这无凭无据的,他还想诬赖人吗?”

“这家人早就走得没影了,他想诬赖也没用。后面这脚是痛得太厉害,他不得已出了告示,四处高价找高人。也算他运气好,很快就有一位高人接了他的告示,替他治好了脚。但同时警告他,第一,不能对迁坟的那家人有怨恨之心,因为人家什么都没做。他之所以遭这样的报应,完全是坏事做得太多,老天爷给得警示。第二,脚上的伤虽好了,但还是不能走路,要想下地走路啊,就得大做道场,赠衣施药多做善事。所以呀,为了自己能走路,这道场他愿意不愿意都得做。”

“啊~~!”林玉竹恍然大悟。

就说嘛,这种人怎么人突然间想做好事了。不报到自己身上,真是不知道痛!

“那这位高人到是个明理的人。不知,是何方神圣?”

“这可没人清楚。只知道,这位高人自称青娘,说是守寡多年,偶遇仙人指点,修得仙术,云游四方,与有缘之人排忧解难。”

“青娘?”林玉竹反复念叨了几遍这个名字,并无特别的感觉。只是纯属好奇,想要见一见。“这位青娘,可得一见?”

杨二嫂嫂先是一愣,继而一笑,“妹妹见她做什么?你家罗公子还不够你使唤吗?”

林玉竹瞬间脑袋有点痛,“二嫂嫂误会了,我只是好奇。”

然而,杨二嫂嫂的想法早转到了另一边,笑盈盈地说道:“对了,既然要你家罗公子保驾,不去知会一声太失礼了。来来来,妹妹且同我一起前去。若我说得不好了,你得帮我圆圆。”

说着也不管林玉竹如何反应,拉起她就去找罗平。

罗平自是没话说,一口就应承了下来了。

到了出发那日,杨心儿那里却出了点状况。

有一亲戚突然来访,点名要见小泊远。人家远道而来,杨家二老怎么也不能让人白跑一趟,就让杨心儿留了下来,带着小泊远招呼客人。

于是就只有杨家两位嫂嫂和林玉竹一起去逛庙会了。

这里的庙会规模比借水镇大了许多,人也更多,热闹就不必说了。看得小香、小趣两个小丫头眼睛都直了,一路上满满的都是新奇的玩意儿,这个也想摸摸,那个也想瞧瞧,弄得跟在她俩身后的阿野直皱眉头。

“你们两个悠着点啊。别光顾着自己开心,也要注意一下身边的人。”阿野实在忍不住了,凑近小丫头们小声地提醒。

这两个丫头别以为现在是一身男装就保险了,这世界打抢清俊男子的事也不是没有。

“哎呀。有阿野哥哥你在嘛,谁敢乱动啊。”小香凑在卖荷包的摊子前,毫不在乎地挥挥手。

“阿野哥哥,你把表情作凶一点,我们就安全了。”小趣给阿野支了一招。

“嗯?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阿野不解地问。

林玉竹一乐,替小趣做了翻译,“阿野一瞪眼就跟门神似的,气场强大,直接可以震慑三丈内的所有坏人。”

阿野听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挠挠头,道:“我、我哪有那么厉害?”

“这话太谦虚了,你不厉害,我们怎么会请罗公子同行了?”

说话的是杨家大嫂嫂。

“两个小丫头真看上好东西了?”

“大少奶奶,不是看上了,是真的是好东西。”

小香递了一个荷包到杨大嫂嫂跟前。

杨大嫂嫂接过来看了看。

“是不错。喜欢就买下来吧。我付账。”

“啊啊~?”

小香和小趣都惊得有点结巴了。

“大、大少奶奶?”

杨大嫂嫂看了一眼杨二嫂嫂,笑着说道:“二少奶奶都请吃糕点了,我这大少奶奶若不有点表示,岂不显得小气?”

随后,让身边跟着的男装小丫鬟付了荷包钱。

有了前面杨二嫂嫂的点心,杨大嫂嫂这举动,林玉竹到不怎么惊讶。只是无奈摇摇头,“你们两个也不知道哪里来得这般福气。回头可得天天给大少奶奶讲吉利话哟。”

杨二嫂嫂捂着嘴,偷笑着:“要这两小丫头天天说,只怕得搜肠刮肚了。不过没关系,我那里有一本专门写吉利话的书,待会送到妹妹那里,让她们好好学。”

才高兴了一下下,小香和小趣的脸就没笑容了,“二少奶奶我们不识几个字的。”

“哎呀,学嘛。谁又是天生会做文章的?阿野的字就写得不错,正好可以当你们的师傅。”杨二嫂嫂说。

“师傅?”

小香和小趣转头看看阿野那跟铁塔一般的身材,立刻齐齐别过脸对林玉竹讨好道:“姑娘,我们以后识文断字就拜托你了。”

“怎么啦?我教得很差吗?”阿野不高兴了,“你们两个怎么这副表情啊!”

“阿野哥哥是很好。”

“只是,女孩子还是跟女孩子学更好点嘛。”

“我们姑娘的字是写得比阿野哥哥好啊。”

小香、小趣一看阿野变脸了,吓得都躲到了林玉竹的身后。

“切!谁稀罕教你们两个呀。”阿野被罗平不着痕迹地瞪了一眼后,只能退让。

三人正斗着嘴。忽然,有一青衣小丫环来到几人跟前。

“见过杨大少奶奶,杨二少奶奶。”

小丫环行了个万福。

“小菊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杨大嫂嫂问。

“我家小夫人来庙里上香,想与两位少奶奶寻个清静处说说话。”

“是吗?”杨二嫂嫂抬眼看看了庙门,“既然小夫人已经在庙里了,我们也去庙里吧。肯定比外面清静。”

“请随我来。”

这叫小菊的小丫环又是双手侧腰微微屈膝一礼,领着一行人往庙里走去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