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妙笔阁
  1. 斋书苑妙笔阁
  2. 修真武侠
  3. 洪荒之圣道煌煌
  4. 第738章 女娲: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!
设置

第738章 女娲: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!(1 / 1)


神物息壤,自然衍生,永不损耗。

它锚定了一部分大罗的特性,尤其是在专业对口的领域上,更是几乎等同于一尊大罗坐镇了!

天河弱水,汤汤无尽,对上同样能衍变无穷的息壤……这不但是五行的对抗,更是人族与天庭的博弈斗争。

哪股风向能胜出,便将决定未来的大师走向。

目前来看,经过九年时光的衍变,息壤是很靠谱的,鲧的治水也是相当成功的。

毕竟……

不成功的话,也不会让鲧一连治水治了九年。

一个工程九年看不出一个结果,早都打上了烂尾的标签,负责人被驱逐着离开,哪里还能一直把持着位置?

自然是要有成果,出了一定的成绩。

而能有成绩出来,自然而然便有了声望……何况,鲧窃息壤,泽被苍生,本就是滔天的功德!

随着治水的顺利推进,鲧被无数人族子民爱戴,渐渐的不王而王,非侯而侯,被尊为“崇伯”!

崇者,高贵,兴盛!

这是世人对鲧的肯定,连带着夏后氏的名气也逐渐响亮了。

只是,崇伯不曾有半分的高兴与喜悦,他带着伤残之躯去行治水之事,日夜奔波,耗尽神力去助长息壤衍生,让他的血肉枯竭,身形消瘦,唯有一双眸子灿烂无比,若是最耀眼的希望之火炬。

他平静的见大河奔流,面对诸多追随于他一同治水的战友,当大家都沉浸在行将功成的开心中时,鲧却是呢喃低语,“我嗅到了不安的气息……或许,我的征程与生命,将会画上一个句号。”

“您在说什么?”崇拜于他的年轻人震惊且不可思议,“您怎么会出事呢?”

“您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!”

“活着……我也想啊。”鲧抬起头,眸光温和而平静,他站在羽山之巅,此地亦是当年东华帝君殒身地,葬下过一位无上的大神通者,如今他治水到此,忽然间萌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——那是死亡!

他并没有去推算,没有多少去查找真凶的意图……因为鲧清楚的知道,他到底挡了哪些人的路,又会是谁,想要取走他的性命。

到了鲧如今的层次,圈子实在太小了。

计算一下利益得失,大抵便清楚了敌友。

“可惜,有人不想看见我活着治水成功。”鲧轻笑着,“九年了。”

“天庭越发按捺不住了。”

“鸟师还是差了点呐……挡不下天庭的渗透和压力。”

“我的治水方略,在变数之下,出了问题……如果还有继任者的话,便是要他明白——”

“治水之患,不仅是要封堵弱水,还要绞杀那些作乱的精怪,不要让他们串联起来……”

“这些精怪,就是一根根的钉子,扎进了东夷的血管中,扰乱了命脉的走向……天庭亡我人族之心不死!”

崇伯的眼神炽亮的吓人,“一切温和的外表,都掩盖不了他们想‘吃人’的心!”

“嘴上说着的是和平共处,维护宇宙安定,却把军队战力泼洒出去,封锁着各个交通要道……说是要与东夷交流发展,却不曾撤走哪怕任何一支精锐……”

“鸟师的决策错了!”

“他们试图以妥协求和平,却早已失去了主权……看起来,不用发展军事,不用筹划武力,一心搞经济发展,能大踏步的实现飞跃,可这和砧板的鱼肉有什么区别呢?”

“不过是被养肥的猪,当心怀不轨者想要收割的时候,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,连捍卫尊严的资格都将失去。”

“只有火师与云师的道路,才能彻底的拯救如今的东夷……人族,终究是一体的啊!”

鲧轻叹着,让聆听他教诲的年轻人很不安,“崇伯,您……”

“你先离开这里……”鲧打断了他的话,平静的交代后事,“带着和你一样的火种,尽量正常的、不引人注意的离去,还有拿走这一份息壤,这一份我个人治水的心得体会……”

“未来的路,要靠你们自己去走了……”

鲧幽幽而语。

“崇伯大人,是有人想要害您吗?!”年轻的追随者勉力控制着自己的愤怒情绪,“我等必将誓死护卫您的周全!”

“没用的。”鲧摇了摇头,“要来杀我的力量,不是你这份热血牺牲可以阻挡的。”

“与此如此,不如将希望带去四方……况且,人族奋斗崛起的路上,总该要有个足够份量的祭品,才好彻底让人们明白——决不妥协!”

“或许……这样的觉醒,能解封那件东西……”鲧自语着,仿佛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,“我当初从娲皇宫中带出来的那件的东西,可不止有息壤啊……”

“可惜,始终找不到驱使的方法,只能大概知晓,那或是与精神有关,是大牺牲,是大决绝,是埋葬旧有,是开辟全新的时代……”

鲧如同是回光返照的老人,絮絮叨叨的讲述着自己的心事,让年轻的追随者含泪记下。

而后,无声无息间,一点撤退的小动作进行,有火种在离开,被正常的调动走。

直到某一天。

“轰!”

鲧的前路上发生了异变!

有无量杀气骤然间爆发,横断了前方的道路!

鲧驻足,却是不出意料的模样,“果然。”

平静的回头,他看向了后方……后方的路,却是也断了!

“咔嚓!”

虚空层层瓦解,混沌汹涌澎湃,无尽的杀伐力滔天,前后呼应起来,像是要把这一小片的时空给独立出正常的时序之外,圈定一段刹那却永恒的时光回环,在这里埋葬一位人族的圣者,将他杀到万世成空,磨灭所有的曾经存在过的烙印!

而后,再以最不光彩的方法,为他盖棺定论!

“天庭啊……果然是来了。”

鲧统帅着麾下的人手……并不多,因为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不少人。

同时,也并不是那么齐心……这是刻意的,多是有问题的、立场存疑、心怀不轨的。

不过,鲧也不在乎。

保留下了火种后,剩下的……死就死了,也不需要顾忌什么。

他自觉是个杀伐果断的狠人,懒得做什么教育劝悔的工作。

身陷绝境,却平静依旧,鲧目视四方,“不知是天庭中的哪位朋友,来与我为难?”

“天庭……就是这么与我东夷结交的么?”

“擅杀盟友重臣干将?”

“不知将来,还有谁敢跟你们建交。”

鲧轻笑着。

“胡说八道。”一片杀气的雾霭中,有妖神缓步而出,他强大无比,天地四方都在他的妖气之下颤栗,万道在拱卫,滔滔弱水,都因他的降临而喝彩,在诵念着一个名。

——巫支祁!

“鲧!”

“你不用给我扣帽子!”

“我来此,不是你所说的破坏邦交。”

妖神巫支祁冷漠说道,“我只是来追究你盗窃的罪!”

“你窃我天庭神物,如今该奉还了!”

“息壤,交出来!”

妖神伸出了手,对着鲧摊开。

“你说我偷,就是我偷的?”鲧哑然失笑,“我还说这洪荒都是我的,怎么不见你们给我交房租?”

“鲧,你不用狡辩了……众所周知,息壤是女娲娘娘的圣物。”巫支祁冷笑,“而我天庭四大皇者,娲皇位列其一。”

“鲧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,不告而取,这是放眼天下都没有道理的事情。”

“邦交归邦交,法理归法理!”

“情可容,法不可容!”

“这一刻,我是代表娲皇陛下而来!”

巫支祁说话间掷地有声,无比的正义和威严。

——鲧你别乱给我扣帽子!

——要杀你的,跟天庭利益没有半点关系。

——是娲皇要杀你!

——我是自愿来此,来为娲皇讨个公道罢了!

——我是志愿者!

即使是做坏事,也要讲究个师出有名的。

女娲的大旗,此刻被高举……虽然女娃定然是很懵逼的。

——她可没有授权过。

不过,她的意见……已经不重要了。

谁让她在大家的眼中,被时代版本更新给踢出局了呢?

既然如此,小小的放飞一下自我……女娲还能蹦出来砍人吗?

经由鲧的带头示范……很显然,天庭一方也学坏了。

鲧名义上去偷了东西,天庭的妖神也就有样学样……当然,这就不是去偷点东西,而是直接上手偷名分大义了。

“废纸都能回收呢。”

“何况是娲皇这么大的金字招牌?”

“我觉得,可以想办法让它产生点价值,权当是废物利用了。”

东皇太一在某次会议上指出,并且得到了一致的通过。

没有人问过女娲的意见。

此刻,鲧被堵上了门,天庭代表了失主女娲的意志,表示息壤的商标归属早已被注册,外人滥用,可是要连本带利的吐出来的哦!

“谁不知道,人族是女娲娘娘亲手所造?”鲧不为所动,“犹如母子,最是亲近。”

“就算打官司,也轮不到你们这些外人掺合,顶多算是家务事。”

“私下调解纠纷便足矣了!”

“你们假冒娲皇圣母之名义,才是真正大不敬!”

鲧的目光有一瞬的森寒。

“呵!”巫支祁只是淡笑,“时代变了!”

“娲皇陛下,圣德无双,早已超越了私情的约束,有大公无私之德行。”他拱手向天,以示自己的尊重,“她早已决定,要以身作则……王子犯法,尚与庶民同罪!”

“人族?人族又怎么了!”

“偷窃便是罪,有罪便当罚!”

“娲皇陛下知晓了你鲧这样的肆意妄为,已是决心进行惩处,以警示世人,当以遵纪守法为重!”

“故而才有我来此地……鲧,识趣的,你就跟我去天庭走一趟,做一回客罢!”

巫支祁大步逼近,杀气腾腾。

这让人很怀疑,所谓的做客,会不会做着做着,就“意外”的“自杀”身亡了。

“娲皇真的这么说过?”鲧眉梢微挑,“你口说无凭,拿出证据来!”

“不见天河不死心!”巫支祁嗤笑,随手一抖,一副时空画卷便呈现,上面显出娲皇的身影,以及言辞凿凿的对天庭的交待嘱咐,包括缉拿盗窃犯鲧、为人道树新风等等等等。

铁证如山!

鲧看着,一时间神色微妙。

半晌后,他叹息了一声,“不是我说,你们这剪辑技术有待提高……”

“再有,找演员……你们好歹尊重一下正版。”

“娲皇本时代欲要平定天下,苦心操劳公事,都饿瘦了三分……”

“啊啊?”巫支祁一愣,看了看,“哦哦,也是哦……呸!被你带进了沟里!”

巫支祁表情一下子重归严肃,“什么演员!什么剪辑!无稽之谈!”

“鲧,我只问你——你认罪不认罪!”

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”鲧漠然,“拿一个造假的视频,也想让我束手就擒?”

“你们这用心良苦,心思更是歹毒。”

“败坏娲皇在人族里的名声,更想站在大义上来拿捏我……”

视频是造假的。

可破坏的东西是真实的。

女娃人在懵逼树下坐,一口又一口的黑锅从天上来。

如今,连天庭都在打她的主意了!

仿佛是印证了昔年的某种仅限于嘴上的操作——

有敌人冒充她,污名她,损毁她在人族中的威望,动摇她的根基。

正如眼下,被用来制造罪名,以她的名义,逮捕人族的英杰……这一面崩溃了她在人族中的权威信用,令人心寒;令一面,也将鲧推到了无法下台的境地,是难以洗脱的污点。

急切之间,谁能证伪这段视频呢?

无解!

不过,鲧也不在意是否能解决。

无论怎样,他的答案始终如一,贯彻全局。

“可惜,你们错了!”

“想拿娲皇来压我……对此,我只想说——做梦!”

鲧身形笔直,再现了巅峰的风采。

纵使一人独对千军万马,他也绝不畏惧!

“轰!”

一道仙光绽放间,他破碎了那副时空画卷,“想要我的命?那便真刀真枪的来取!”

鲧横眉冷对千夫指,杀气澎湃,震荡了这片被隔绝独立的小天地。

“好!”

巫支祁鼓掌,“鲧盗窃属实,还敢拒捕袭警……既如此,就地击毙!”

“诸位,随我上!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