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妙笔阁
  1. 斋书苑妙笔阁
  2. 修真武侠
  3. 道武仙侠录
  4. 第748章 回妖都分配众宝物 返人族共阅诸藏书(前)
设置

第748章 回妖都分配众宝物 返人族共阅诸藏书(前)(1 / 1)


南无乡看了一眼,知道玉简是存思答应的秘术。圆珠红中带黑,透着一股邪森森的火气,正是修行邪月天火的邪月珠。不过被存思狗爪按着,还没有交给他的意思。他笑着取出一黑一黄两张符纸道:

“有了这些东西,你我的交易就算完了。只要道友不违约定,我就不会找道友的麻烦。当然,也要道友以这副身躯,在符信上滴下自己的血液才行。”

黑色符纸是存思炼制的,黎明雪已经签好。黄色符纸则是黎明雪根据神巫山的秘术用九信草炼制的,需要他获取肉身后,再滴入血液才行。

存思说违背写在他的符纸上的约定是要受天谴的,黎明雪说自己的符纸别的能耐没有,就是一方违约就会自行燃起,到时负责谴责他的就是南无乡了。

见存思滴了一滴血上去,南无乡收了黄色符纸,把另一张留给存思。存思吐出一股火来,把黑色符纸烧了,这才算此约生效。

南无乡收了朝凤鉴,拿走玉简与邪月珠,笑笑道:

“这件事算是完了。可道友这不完整的六道地狱火实在让人不敢恭维,我是小心了些,没有沾染分毫。可事后看来,便是落在身上也奈何不了我。我有一物能让道友功力大进,不知道友有没有再做交易的意思?”

话落朝七窍塔一指,塔里飞出一道水流,在身前化作一团,阴气森森,正是冥河之水。

“你竟找到冥河之水,还肯与我交易,肯定是足够自己所需了!看来万魂幡中果然有一条冥河,另一个分神就有过这种考虑,可惜恐惧万魂幡的威力,始终不敢谋求。”存思有些羡慕的说,“可道友连我最重要的几门秘术都拿去了,这场交易一定非同小可吧?莫说应允这场交易,就连这场交易的内容我都不太敢听的。”

“哈哈!”南无乡也不强求,只警告道,“我相信道友不会忘记约定,毕竟这个约定在我自己暴露身份的同时就会失效。可无论约前约后,若是道友主动对上我的话……”

“道友放心,我绝无此意!”存思忙道,“应付胡太师的托词我已想好,妖皇只会比胡太师更好应付,我绝不会找你的麻烦。道友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保密不了太久,我更没有违约的必要。而且道友连万妖阵都打破过一次,傻子才会生出串通胡太师等联手对付你的想法,毕竟就在万花庭中,他们三个在一起,却连昆皇的命也没保住。”

“道友如此理智,我就放心了。”南无乡这才满意的离开了。

三日后,妖族大名鼎鼎的猴皇宅地上空,一颗红日突然坠下,直接破开宅地的禁制,并把大批守卫震得七荤八素。随即就有一面巨幡插在猴皇的洞府上面,让任何护卫都无法靠近分毫。

阴风足足肆孽了半日,最后一个人大笑着拔起巨幡,扛在肩上大摇大摆的离开了。本说闭关数月的猴皇就这样再无踪迹,连洞府里的收藏都被搜刮个干净……

隔天,南无乡与黎明雪悄然返回金猊族境,并在距离妖都百里的地方大张旗鼓的催动起遁光来。黎明破却没有一起回来,只另约定了相聚之日。

此时,妖都门前,胡太师才迎了“金蛟王”,正准备返回城中。忽见阴云笼聚,雷霆阵阵,侍卫们宛如惊弓之鸟,生怕是南无乡那魔头又杀了回来。

“慌什么慌!”胡太师怒斥一句,“是鹏皇与鹏皇妃回来了。”却自语道,“真是奇怪,鹏皇妃是什么时候出的妖都?”

南无乡闹过妖庭后,他就把妖都翻了个遍,五族皇者的临时府邸也不例外。“鹏皇妃”前一日还曾去妖庭拜访过妖皇妃,事后却突然在妖都消失了,偏偏没有人注意到她进出城门,正是他留意的怪事之一。

“鹏皇妃我是不知,鹏皇却曾在黑风海相遇。这皇妃莫非是出妖都迎他去了?”龙天按着事先串好的说辞道。

这时,南无乡在城门前收了遁光,带着黎明雪一起来到门前。看得出,胡太师为他大闹妖庭的事情憔悴不少。

这也难怪了,南无乡可不光是把妖庭拆了,更把万魂幡、传藏殿与承先殿等几座宫殿带走。这绝对是有妖族以来,破天荒的头一次。

胡太师尤其知道传藏殿的重要性,里面有许多除了妖皇之外,任何人都不可翻阅的典籍。他是经历过不少风浪,可光是考虑怎么与妖皇汇报此事都要心惊胆战,更别说面对妖皇的怒火了。

南无乡心道你还不知道万幽宫的事,否则恐怕连继续留在妖都的定力也没有。当然了,他已经打定主意,准备找个时间让胡太师知道此事。胡太师越恐惧,他越有从中挑拨的机会。心内暗喜,却大咧咧的迎上去道:“咦?两位都在此地,难道是为了迎接我不成?”

“这——”胡太师几日里担惊受怕,早失去风发意气与圆滑。皮笑肉不笑的迎上前来,老实道:“实不相瞒,是为迎接金蛟王而来,恰逢鹏皇你也回来了。”

“这才对了,本来我也没有透露返回妖都的时间,太师要是迎我的反而不对了。那这趟可巧了,另一个人也回来了。只是走的不快,一副病恹恹的样子。”南无乡望着身后的方向说。

不一时,就有一团黑云滚滚而来,到近前收了云气,正是狨皇。

“狨皇,你可迟了。”胡太师道,“可你的气息怎么回事儿,难道受了伤?”

“哼!”存思故意一声冷哼,“你们可真是出息,不但让人闯入万花庭,大闹妖庭,还连万魂幡都让人拔了。”

“听狨皇的意思,莫非你的伤势与万魂幡有关?”南无乡明知故问的说。

“本座一入金猊族境内,就被万魂幡挡住去路,手下亲卫一个也没能逃出来。就连本座也拼着损伤元气,才将那人击退了。自然是疗伤后才能继续赶路了。”存思说。

“有万魂幡出现,必是那人无疑。”胡太师眼皮一跳,“能击退那人,也是狨皇的实力不俗了。可他怎么会知道你返回妖都的时间,还在半路截杀呢?”

“想是闹妖庭时也受了伤,这几日都在附近疗伤,碰巧被我遇上了吧。”存思夹讽带刺,大为郁闷的说。

胡太师心有恼怒,偏偏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,只好请众人入城。他知道南无乡有变化之术,也在城门布置了克制变化的禁制。

可真形诀本就奥妙,南无乡有鹏皇的内丹,龙天也有金蛟王的内丹,自然不会露出破绽。狨皇只是换了个念头,更看不出不同。黎明雪没有真形诀,可她的法相使出来,连自己都要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人族,也蒙混了过去。

胡太师全不知这四人都有问题,还以为来了三个强援,欢欢喜喜引几人进了妖都,准备商议后面的事情。

妖庭少了七座悬山,虹桥御道也被断成几节,阵势完全破开,侍卫死了不少,活着的也都战战兢兢,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。在重新收拾之前,实在不宜为外人所见。胡太师就将他们请到了自己的府邸。

一路上,妖都处处关门闭户,除了侍卫别无行人,倍感萧条。

南无乡先送回黎明雪,蠃皇早在太师府前等待。几人会合后,本想商议出兵的事情,可蠃皇先说了猴皇洞府被南无乡袭击的事。话中情绪低沉,颇有兔死狐悲之意。

南无乡大闹妖族,妖皇远在人族,只能不管不问,不禁让他想起万年前的事情来。当时就有另一个人大闹妖族,可妖皇一心闭关疗伤,对这些事全无理会。等出关降服那人时,妖族有名有姓的先天已被杀了一半儿。

难道万年前的事情要重演一次么?南无乡斩杀昆皇是他亲眼所见,破万妖阵更在众目睽睽之下,虽是听旁人说的,反而更加震撼。换言之,他要是落了单儿,也有被南无乡击杀的可能。

存思定力不错,闻言也忍不住看了南无乡一眼,想不到他在与自己联手,截杀狨皇之后,还有时间往猴皇那跑一趟。不禁下意识的考虑起南无乡与他分别时的提议来。

南无乡与龙天故作惊色,尽量装作一副不知此事的样子。胡太师却多少生出一点儿喜色,虽然是幸灾乐祸,但这是几日来唯一让他解恨的消息了。

原来猴皇是赤焰侯背后的人。妖庭被毁之后,胡太师用传音阵把此消息传到人族,想的是隔着一片汪洋大海,也就隔了一层怒火,总胜过当面呈奏。

可妖皇正在闭关,此事只能传到赤焰侯那里,请求代奏妖皇。赤焰侯听说南无乡闯入万花庭时还能站住脚,听说无乡打死昆皇时就软了腿,又听说万魂幡被拔走就跌了一跤。

他以为这就是最大的事儿了,慌慌张张的扶地而起,胡太师又说南无乡大闹妖庭,他也就再次跌坐下来。干脆坐在地上,听胡太师说了南无乡搬走传藏殿、承先殿等几座建筑的事情。

这边胡太师说完,那边赤焰侯已是冷汗直流,试了好几次才站起来。完全不顾仪态,破口大骂胡太师无能:祸是你们办事不利惹的,却要我去报告妖皇,难道我长了一副替死鬼的样子!

胡太师不知道妖皇的情况,赤焰侯是知道的。重华山一战妖皇吃了事先不曾预料的大亏,闭关前正在气头上。他陪在身边已是如履薄冰,哪敢传这话去?

这时赤焰侯想到妖皇闭关时有言:除了援兵抵至东海,任何事都不可以打扰他闭关。当即强调了这次闭关对妖皇的重要性,推说不敢打扰分毫,拒绝转奏。

胡太师无奈,只好自己处理此事,这次也有与众人商量怎么呈报的意思。

可五个人中南无乡与龙天是一头的,存思两不相帮,哪能商量出注意?此事没有头脑,只好转议昆皇陨落,昆族大军由何人率领的事。

南无乡先道:“本要我们五人各领一军,太师随行。反正太师无兵,就由太师指挥昆族大军吧。”

他可不是玩笑,而是深思熟虑过的。几族大军中他最顾忌的就是昆族的了,个性凶残,数量奇多不说,还繁衍极快。所以在打死昆皇之后,他还暗暗庆幸此事。反正胡太师就是他下一个目标,把这支力量交到胡太师手里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他即提议,龙天与存思也都连连点头,蠃皇是个没主意的,跟着说好。出人预料的是,胡太师竭力反对。还振振有词道:

“妖庭之事已经愧对妖皇,这次出兵诸位皆有攻略人族的大功,我只有请罪的份儿,岂敢擅自增加自己的权利。而且老夫不是昆族人,岂能越俎代庖。”

“胡太师不愿意的话,就只有蝶皇是最适合的领兵之人了。”蠃皇又说。

“可蝶皇许久没有消息了。”胡太师接了一句,就看向“鹏皇”道:“不知鹏皇可有蝶皇的消息?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